个人努力固然重要,但也要考虑历史进程

在中美和解预期与国家队每天增持的利好加持之下,上证指数、转债等权指数5连涨,转债中位数价格从114.623元升至119.414元,10月份的失地基本收复,下跌加仓的计划暂时落空,静观看戏……

现在这个位置,很多上市公司开始推出回购计划,底部信号相对比较明显,至少何时反转,交给时间,逢低加仓以待涨。

近期,真正重要的事,是中美关系的回暖,应该说与美帝的交手,我们很少输过,从1950年的朝鲜战争到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、科技战,美帝以为对中国的围剿会像以前收割日本、法国、苏联那样的顺利,

然而,他们貌似忘记了:这一次的对手,还是那个在朝鲜战争中,连美军王牌都差点被一口吃掉的——兔子。

美国,自2次世界大战以来,国运绵延长期称霸,连曾经不可一世的苏联都被收拾了,奈何这次碰上了软硬都不吃的硬茬。

无他,因为我们足够自强,从建国之初,就放弃任何幻想,艰苦奋斗、自力更生,坚决斗争。

与老美打交道,就要用实力说话,人家只认拳头,不太认道理。

中美关系的回暖,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的手牌已经打完,对中国无可奈何,近期海湾局势紧张,有战斗力的航母战斗群去中东镇场子了,没有精力来中国周边捣乱,故而释放短暂的善意,以降低来自于亚太的战略压力。

但短暂的和气,并不能改变中美未来几十年以博弈对抗为主的主旋律。

近期历史读得比较多,说到历史大势方面,不得不感叹时势对造就英雄的决定性作用。

比如说,战国时期的韩国思想家——韩非,生于战国末期,身处积重难返的韩国,韩非本人又是韩国国君的儿子,却又不是嫡长子拥有继承权,这就决定了韩非本人既无法拥有施展才华的舞台,又无法放弃家国情怀专心事秦,

最后,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政治旋涡中付出了生命。

要是韩非生于韩国的申不害变法时代,以韩非的才华加上韩国当时的地缘政治环境,韩国还是有可能走上像秦国一样的变法图强之路的,只可惜历史没有假设,申不害的变法仅仅停留于君主驾驭臣子的权术层面,未能从根本上改变生产力、强化军事力量,

申不害变法以后的几十年里,韩国历代国君毫无作为,等到韩非的出现,秦国已经拥有统一六国的实力,韩国的领土也被蚕食大片,更何况韩非还得不到韩王的重用。

交到韩非手里是一手无解的烂牌,而韩非的悲剧性在于他身为韩国的公子,却不能像李斯那般割舍对故国的情怀,以至于在服务于秦国期间,为了延缓故国的灭亡,屡屡成为秦国统一六国战略推行的绊脚石,

最后,在政敌的逼迫下在狱中自杀。

其实,韩非所在的时代,“秦国将统一全国”这一大的历史趋势已经很明显了,韩非却偏偏要逆势而行,延缓秦国对韩国的进攻步伐。

远交近攻的战略方针,早在秦昭襄王的时代就已经由范雎提出并得到充分执行,韩国是秦国统一六国第一个就要消灭的诸侯国。

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有文学悲剧的审美价值,却不具备任何的现实可行性,对于韩非本人来说,历史的名声远不如实实在在的生命更加重要。

借用已故长者的名言: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,但也要考虑历史进程。

投资也是一样,一定要看清现实的趋势,虽然,国家在发展中总会要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普通百姓的物质生活水平在逐年提高,社会总是慢慢向前进步。

以前,过年才有肉吃,现在,每天可以把肉当饭吃。

又比如前湖北首富兰世立获得了国家赔偿,当年闹得那样的沸沸扬扬,现在对企业家与私有产权的保护实质性地进步了,虽然从“人治"走向”法治“任重道远,但这些年来,确实在不断进步。

当年苏联解体的悲剧,有很大程度来自于采用美国专家杰弗里·萨克斯的”休克疗法“,改革过于激进,以致于导致经济秩序奔溃,极大地加速了苏联的解体。

站在阴谋论的角度来看,”休克疗法“可能像当年的”太空大战“一样,是美国战略忽悠的重要棋子。

过于激进,过于保守,都是不可行的。渐进式改革是风险最低、成本最小的改革,但唯一不足的是需要极大的耐心。

ST这边增加新成员,由于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,*ST步高加入ST大家庭。

这家公司算湖南湘潭本地的明星企业,近些年由于疫情冲击、传统零售转型及公司重资产投入等多重原因,陷入流动资金紧张、偿债能力不足及门店缺货等问题,

公司实控人已经变更为湘潭市国资委,离我最近的步步高生活超市,也在关门歇业后重新开业,

其实,步步高还是持有不少优质资产的,比如,位于长沙河西的梅溪湖步步高新天地商场,产权自持、商业自运营,从开业至今,人气火爆,商业运营水平处于长沙各大商场的头部水准。

对于这样的企业,突然就破产重整了,实在令人唏嘘,找个时间,我认真看一看后,再跟各位讨论分享。
发表时间 2023-10-30 21:03     来自湖南

赞同来自: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

发起人

问题状态

  • 最新活动: 2023-10-30 21:03
  • 浏览: 342
  • 关注: 1